憂心玄谷 ♥

關於部落格
♡ 接案/各式平面設計 ♡
♡ 本站為布袋戲活動 ♡

日誌更新請點往
http://pnkama.pixnet.net/blog
  • 60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OVE Story (11-12)

Love Story 2

 

三年後…



「萌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喔….」丫強跑到我的旁邊
我本來正在結帳.抬頭翻了白眼「丫強.你不要每次上班都聊私事.上次被梅姐抓到你還不改嗎?」
「厚……」看著ㄚ強嘟嘴離開的背影.我不禁失笑.畢業以來.我和ㄚ強就情同姊妹一般.這份工作我們也是一起來面試的
德老離開後的日子.說真的我連一刻也呆不住他呆過的地方.回憶鮮明的感覺讓我以為他會再下一秒出現似的.清楚的讓我明白他是真的離開,徒留的只是讓人難過的空盪和寂寞,若沒有丫強的陪伴,我應該也不會那麼的堅決相信德老一定會回來,什麼呀?…不是說了不要再想了嗎?


「萌?」
「阿?」誰打斷我的思緒
「妳等等和我跑餐廳喔」ㄚ強笑的很神秘,他只有在要給人什麼驚喜的時候才會這樣笑……
交班的櫃檯人員來了之後.我趕緊跑到飯店的餐廳.卻直接被叫去廚房.新來的人就是只能被叫來叫去的份.餐聽裡來的人來頭好像不小.在會場裡我遍尋不到ㄚ強的身影
而他在連上三道菜之後才現身.他偷偷的點我的頭叫了我的名字.不過會這樣對我的只有德老壓「吼…ㄚ強喔…你到底要幹麻啦?」
我轉身把視線條焦距調回,才發現
「叫我來然後又….又….」在看到人的剎那.我的腦子完全無法思考
那萬般想像重聚的畫面…
他笑著看著我.彷彿他不曾離開「又怎麼了?」
我這時才恢復思考「你...你……你…回來了!」怎麼可能?我在做夢吧?
德老忽然抱著我在我耳邊輕輕的說「是呀!我回來了」
我好激動.我也回應緊緊的擁抱


ㄚ強這時在旁邊咳了兩聲「你們兩個也看一下場合吧」這時我才警覺我們竟然抱著對方.我發現我不應該讓自己出現糗態.德老把手撫上我的頭「好久不見了.妳過的好嗎?」他的身上不再是那藍白色的制服,是一身合身剪裁的西裝
看著一樣的面孔.三年前德老的離開真的讓我很難過
「喂喂!我們在上班啦!你也不想要我們被罵吧?」丫強半推著他像是以前一樣
德老笑著說「那賞個臉,明天九點老地方見吧!」
我看著他和丫強的笑鬧,我發現我好渴望他的出現,像是能安心一樣
他回到我們服務的人群裡,卻在下一秒我才發現,這些穿著華麗衣服的人群彷彿是從德老的國度來的
然後人群裡又還包含些我們國家的政府官員,尤其是和德老他坐主桌的那些人
更是都很有名的政治人物,這…難道?
丫強的聽音從廚房傳來「萌妳還不進來?」我帶著疑問回到廚房
「怎麼了?」丫強顯得很開心
「沒有啦」算了想那麼多做什麼…
「嘿~看到德老變的魂不守舍的」我推了ㄚ強一下,準備上甜點,今天總覺得連空氣聞起來都變甜的了,那個領帶的傳說…

 


隔天
丫強一早就在按門鈴「來了啦…」我急急忙忙的跑去開門
我和丫強因為工作的關係,現在在市區的一處租套房,他就住在我旁邊而己
「你準備好了哦?」丫強我房門口等我
因為要回到以前學校的門口見,我開始期待今天的三人行
「萌,妳好奸詐哦」
「你才奸詐吧」我把最後要配在衣服上的領帶穿上去,這可是德老給我的
「為什麼是我?明明就是妳」
「你知道德老要回來也不和我說」我背上包包
「什麼阿我又不知道」他的回答讓我停下了動作
我看著他又問「那昨天你怎麼…??」
「我就是看到德老從飯店的大門和一群官員走進來.我才跑去和妳說的」
「所以你也不知道?」怎麼他回來沒和我們說?
「不知道」
怎麼可能呢「那他知道我們在那上班?」
「這我不清楚.不過我後來跟著他去了廁所.他就叫我了」好矛盾喔
我聳肩「出門吧」






「好慢…」我看著自已的手錶
沒理由遲到那麼久吧?不過看到那熟悉的制服.是吸引了我不少目光


「萌,等著等著我都想進去和他們打球了,他也太久了吧」
「哎…」
「萌?妳…還喜歡著德老嗎?」呃…怎麼這樣問
我沒有回話「萌!我相信妳喜歡他對吧?」是喜歡啊!但我要怎麼回答啊?
我看見丫強似乎轉身有什麼話沒講完


德老這時氣喘呼呼的跑過來,身上的衣服很顯眼是一身的西裝服「對不起…我遲到了」
丫強馬上勾著他「好傢伙…讓我等那麼久,等一下你請客」
「那麼久沒見面,竟然見到我就要敲詐阿」看著他們我覺得一切真的沒變
「德老你穿的好正式哦…」
德老扒了一下頭髮「呵~沒時間換」他的目光轉到我的身上「疑?這是我給你的?」
我低著頭看自己身上德老給的領帶「原來你們還記得領帶的那個傳說?」德老又摸著我的頭「我們果然相遇了!」
「我以為是你故意回來的」丫強故意吐嘈
德老只是笑,沒有給我們什麼回應


我們邊聊邊走著,到了學校附近一家星巴克「我們進去喝點東西吧」德老領著我
們進去,我發現一些德老的不一樣,那不是我所熟悉的他

……
……….
我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手裡抱的抱枕是ㄚ強去年送我的生日禮物
領帶是德老留下的感性…


今天很愉快
但怎麼出現很多不一樣?
德老變的很成熟.收斂了很多他的輕浮
是因為回到自己的國家的關係嗎?還是在他那有人改變了他?
如果他在那一方有了那個想像中的那個人
我會比的上那個女生嗎?
看著手裡那張大頭貼上三個人的合影
我怎麼了,到底在感傷什麼啊?


門鈴聲這時候響了起來,現在是晚上10點半了耶
「ㄚ強你也拜託一下好嗎?都幾點了」把門打開後看到的卻是另一個人
「我不像丫強吧?還是丫強晚上都會來找妳?」
「德老?」他換上另一套白色的西裝,看起來像是要去參加舞會,就像外國電影裡常看到的一樣「喔!沒、沒事啦」吼…我給他那什麼反應啊,丫強是有一次那麼晚還來找我啦,不過那是因為他家熱水器壞掉「那要進來坐嗎?」
「客隨主便!」德老的微笑大大的出現在我臉前


我讓德老進來,還拿了自己的拖鞋給他穿「女生果然不一樣,丫強那裡和豬窩差不多…」
「你去過丫強家了?」我猶豫要泡什麼東西給他喝
「是呀!然後又回飯店洗澡後才又過來找妳的」德老在我的沙潑上坐了下來「妳果然還是手腳靈俐的萌」
「哪有呀…你有想要喝什麼嗎?」
「恩…不知道妳手藝如何耶?我肚子有點餓能用點東西來吃吃嗎?」
我在在另一邊坐了下來「你搞笑哦?我有問你要吃什麼嗎?」
「那我用東西給妳吃好了」德老開了我的冰箱「好像沒什麼東西…」
我想和他說些什麼…可是他明明在眼前了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嗎?我的沈默換來他的注意「萌,妳好像…和丫強處的很好喔…」
「有嗎?不就是朋友嗎?」
「妳和他有一樣的抱枕」
「那是丫強給我的生日禮物啊!」在意這個要幹嘛呀?
「恩…那我剛來時候妳不就以為我是丫強?」那是正常人的反應吧
「呃…」
「而且連赴我的約你們也是一起出現的」
「呃…」奇了,這話怎麼那麼像在吃醋啊
「你們也相處了三年了…」
「德老,你怎麼了?為什麼要這樣問」好奇怪「明明…離開的人是你不是嗎?」若是你沒有離開…

 

我看見德老專注看著我的眼神
我低下頭別開對看的視線,那天兩個人牽手的畫彷彿像昨天發生的一樣
「那個領帶上頭的徽章是我國皇子的象徵」
不等我回話,他走到我的面前蹲下又問我「妳不好奇我怎麼會回來?」
是很好奇啊「呃…我…」
德老又走回他原本坐的位子,白色西裝把他的氣質襯拖的很完全,像是漫畫裡那種會在旁邊加玫瑰花的公子哥「若不是外交,我想這一趟我也不會出現」
「外交?」好經濟性的字眼
「我喜歡這裡、喜歡台灣;可是我的使命卻不能讓我在這」
「德老…?」我還是不懂什麼意思
「簡單來說,我是在一個還未被發現的島國上的王」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看著德老「我是英國幾個有名的伯爵的後裔是屬於皇家貴族,父皇買下了一個島國,是他在海外發現的,他帶著自己的子民前往,在那裡創造了自己的國度,而我是他的獨子」
我根本無法反應,德老說的是什麼啊?

 

「我和父皇做下了承諾,讓我離開國家7年」他看著我放在桌上的花幽幽的說「離開的這七年就是…」
德老抱著頭又說「我討厭這個身分卻又不能放棄這個身分」
我牽起他的手「德老….」
「哈!妳終於要給我反應了?」德老緊緊的反握著我
「你…..」
「我知道…妳應該很想問我問題吧?」想安慰他,怎麼我好像反被安慰了?
「我是蠻多事想問你的」
「恩~~恩~」德老那什麼臉,笑的很詭異
「你那臉是怎樣?笑的那麼開心…」好像我臉上有什麼東西似的
「我記得萌,妳很少會表明自己的需要啊!」
三年了…你又真的了解我了??「什麼都可以問?」
「對…什麼都可以問」
「那…你怎麼會現在來找我?」林、菁、萌妳在幹嘛啦,問這個問題做啥
「當然是為了見妳」
「見我?可是今天不是才見過面嗎?」我們還去了星巴克和西門町啊
「見妳…」德老用打量的眼神看著我「哪需要理由?」
剛那個帶著沈重負擔的德老好像不見似的,因為我的關係,他像是那個那晚和我牽著手呵護著我回家的他


「你說…你原本是皇子而現在是王?」
「是的」
「德老,你不是開玩笑對吧?」我實在不太相信
他敲了一下我的頭「妳不相信我?」
「這不是相不相信啊…是很難理解」
「我要怎麼證明給妳看?妳才…」
我打斷他想解釋的背景「德老…你的改變為什麼那麼大?」我不在乎那些背景
「不想要改變也得改變,我現在可是王!」


我像被打通任督二脈,連接了德老想要說的話,同時也明白了我們之間的距離「你們本是自給自足的島國,因為你的接任,你打開了外交通路,使你的國度有更多的經濟價值和發展…你是諾雷威爾島的王對吧?」我忽然連看都不敢看他,心底滿滿的都是和他之間的距離
「萌…」我站起身走到廚房「呵…那我就泡我拿手的可可招待你好了」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之前新聞報的那麼大,諾雷威爾島對我國釋出善意,還提供了不少的物資給我國,甚至諾雷威爾的王甚至傳說有意要在與我國正式外交時完婚……
「萌…別忙了」德老的聲音這時只在我身後
我的眼淚不爭氣的落下
「萌…不要把我當成陌生人好嗎?」他從我身後抱著我,我的淚滴落在他的手上
他身體在抖著「萌…我是特別來看妳的,身為貴族、身為王,我真的沒得選擇」
我輕輕的轉過身看著他「謝謝你,謝謝你特別來看我」我不知道我還能說什麼,好像都要幻滅了一樣,我的心很痛「謝謝你履行了三年的傳說」我拿起那條代表皇子的領帶「還給你吧!」三年來的思念我得隨著這個信物一樣的消失嗎?


德老輕輕撫去我停不下來的淚「萌…妳別哭好嗎?」我就算不哭,能讓你改變你的命運嗎?我是不捨他?還是難過自己要失去愛情?
我推開他的手,看著他
他也帶著複雜的表情,看著我
下一秒,我緊緊的擁抱著他,將滿滿的情感宣洩「你知不知道我喜歡你六年了…你知不知道…我抱著這領帶的希望三年了…你知不知道…」
德老本來扶在我腰的手,也緊緊的擁上我的肩後「我都知道!對不起…萌…我真的都知道!」
我不知道最後怎麼了…
被德老抱著的最後我瞌上了眼,安定的睡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