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心玄谷 ♥

關於部落格
♡ 接案/各式平面設計 ♡
♡ 本站為布袋戲活動 ♡

日誌更新請點往
http://pnkama.pixnet.net/blog
  • 60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洛藍(第九章)



洛子商一臉鬱鬱的走到步雲崖上
這時一名白衣的劍少凜然的矗立於前
「你越來越有你師父的味道了」記得風叔那狂傲的高處不勝寒曾經是記憶裡和憶老頭同等重要的畫面
那抹身影未動卻開口「你也越來越有憶伯的氣息」
「呿!」是暗指我有老人氣息嗎?

兩人之間似有若無的默契在平靜的山中發散著
「洛兄,近日可有煩事?」記得子商總是那麼的開懷,怎麼開始學起憂鬱?
一陣的沈默,沒有誰先開口
等著聽答案的白衣男子臉上畫過一絲絲情感



忽見
遠方的林裡數隻鳥像被驚嚇般的飛向他們的方向
洛子商起身隱入憶秋年的住所,一聲不響



粉色的閃影,一路快衝上來
苗飛飛快速的在四處尋找,看都不看白衣男子一眼,半刻過後
「喂!你有看到他嗎?」氣死人了,就不過是要他和我去天外南海住,有那麼難嗎?
「步雲崖如此之大,我要藏他也藏不住」
也許是多年兄弟的默契更或是吾的私心,他不想讓洛子商被找到

苗飛飛狐疑的看著白衣劍少,不想相信也不行,又找不到他
「算了!」苗飛飛粉紅色的影子一步步飛離開白衣的視線
眼看子商沒有出來的打算,白衣開口「洛兄」
緩緩的他才應聲「恩?」
「洛兄,打算躲到何時?」
「為情、為承諾、為遺忘的約定…」子商萬分沉靜的思考
白衣皺眉遲疑著,不習慣眼前的子商,看向她離去的方向「你指她?」
子商又靜悄悄的走至他身邊坐下「你不覺得...憶老頭一定有什麼沒告訴我」
這是肯定句!
自從上次碰到那長髮女子,他就無法忘懷
縱始在那之前自己早已允許了飛飛不出江湖,還是在找尋那藍色的長髮
自己慢慢的從這險惡的紅湖退出後
他明白自己己經沒有再能掛念的了,憶老頭我帶不走,況且還有風叔陪著他
照理來說
陪著飛飛搬去天外南海退隱己經最好的選擇了

白衣看著子商
心底很難受,因為自己的心一直以來都跟著他,卻什麼也不可言
子商拿出了一張圖,遞給了白衣,那是他一日下來的用心
「你見過她嗎?」
圖裡是一個清秀的臉龐,長髮飄然
記憶裡見過她一次,是在師父那裡,白衣心底染起冷意
「洛兄,是為了她?」為了這不知名的女子傾心?白衣臉上閃過微酸的苦笑
圖上的女子站在湖邊,湖面上捲起陣陣漣漪
「白衣,你認識?」不認識,子商我不想介入,何況我… 被子商手一推,我抽回思緒
「吾不識」憶伯說不要讓子商想起這件事是好是壞?
「你認識她?」我答應他後,子商把圖折好又放回了衣裡
起身「沒什麼」他默默的起身走出了步雲崖
背影裡那失落的情緒纏著他,不知何時他才會開懷?
明知道沒有結果,自已又何需渴望?原來自己也是一樣的傻吧…




半刻後,四周的空氣不尋常的流動
有人!
在我未有任何的查覺下,在步雲崖下了空間的結界
「閣下是?」
空間下如畫裡的女子走了出來,這不是剛才子商手中的那女子?
「白衣…不記得我了?」
我應該要認識妳嗎?我記得在師父那見過妳一次
她笑了笑「我是藍,子商年少的時候那位女伴」
打散的記憶像是發子彈衝擊回我的腦裡
這是?記憶飛快的回朔
怎麼…

「連你也被封鎖記憶了」她的臉上平淡的不像她自己
「原來,莫怪妳很熟悉」
藍依著子商離去的方向,似乎若有所思
「妳不去找他?」
「憶秋年對他的封鎖,不就是要我不再出現?」如今他死了,我又怎麼能出現?
白衣這才邁出步伐「妳不知他在找妳?」不想幫她又想讓子商達夢
「妳又何苦下這結界?」白衣環顧著四週
「我不能出現!我要怎麼出現?」藍抖動的肩,帶著微微哭音「在子商差點救不回來的時候,我在舒石公那裡不眠不休的替他挽回一切,但每當他醒來我就害怕,我不敢出現,我不確定我的存在是助他是害他?」


白衣想安慰她卻不知道怎麼安慰
一個女生竟然會去想自己的存在是助人是助害?
子商你真的身在福中
那次的大難不死,也包括藍的默默幫助吧


藍輕身的拂去淚跡「我是來告訴你,幫我勸子商去天外南海吧!」
倏地,我還沒反應
空間被畫破,那抹綠影躍了進來
是子商!
藍的臉上是驚訝更說那是複雜......
「妳這算什麼?」子商用從來沒用過的寒意看著藍
藍結界被破內功受創,她忍著不適轉身「不關你的事」他記憶回復了?






(待續   -   第10章 就是EDNING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