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心玄谷 ♥

關於部落格
♡ 接案/各式平面設計 ♡
♡ 本站為布袋戲活動 ♡

日誌更新請點往
http://pnkama.pixnet.net/blog
  • 600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OVE Story (15)




第15章 


萌快步的走向最靠近那裡的捷運站
心裡是忐忑的
德老沒有追上來?
她鼓起勇氣轉頭,街道上依然的沈靜彷彿她不存在
那清楚的喘氣聲輕輕刻劃在她心上


萌啊…
妳又在期待什麼了?還是回家吧



步上冷清的道路
捷運站裡竟然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掃地的清潔人員依然忙碌著
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地下裡
是不是捷運也會寂寞?又有誰真的24小時陪伴著他?



失神的回到家
又拿起那條冰冷冷的項鍊,怎麼它挾帶的不是幸福?
萌躺在床上,曾經自己有幻想過能在三年後碰上德老
可能是在馬路的正對面,自己買完東西要回家
而他就一步步的向自己走來
接著抱著我,低頭親吻著我
這次沒有小靜,也不會有其他能阻礙我們的未來
我們能找到固定的工作
然後你一句我一句的規劃結婚,一起挑婚紗
在親人朋友們的見證下,他會為我親手戴上戒指、為我掀開面紗
再一起努力打拚賺到一間屬於我們的房子…

再來就生小孩…

還可以去環遊世界…

直到…直到…兩個人的頭髮都白了,還會為了吃什麼而生氣....
這不是在好不過的嗎?


門鈴飛也似的打破這個幻想
回到現實的自己,如同和德老的結果一樣,狠狽不堪
她嚐到嘴邊鹹鹹的味道,現在,沒有人會幫自己拂去臉上的淚痕了
步伐蹣跚的走向大門

誰知,這個來人,讓萌像是見鬼般身體不自覺的顫了一下
德老的眼神像是尋找什麼的,打量著她
慢慢的心裡竟是意外的平靜
她就這樣看著他
我離開的時候沒有追出來,現在又到我家門前
是回家換了套衣服,特意的要來個我道別?


為什麼要穿上西裝?
那種隔閡感,一天也沒有消失過你知道嗎?
我還是習慣那個只會和我開玩笑,一條牛仔褲和一條長T
輕鬆裝扮的德老
德老把眼神移開,咳了一聲才開口「萌,我想和妳說…」
我打斷了他的話「你還來幹嘛?」我真的是要問這句話嗎?
德老我多麼希望自己若是哭鬧,你會為了我不離開......


來不及挽回自已開口的冷言冷語,果然自己還是心口不一
臉上給不了他什麼表情,德老想了想似的才又開口
卻有難言之處「恩…我…就是關於那條項鍊…」
這一切我清楚了
這只是討我歡心的甜點
只是這份甜點是送錯客人的一盤佳餚,我跑回房間,忍著穿心的刺痛
把項鍊裝回盒子裡
「拿去!」我別過頭
「萌,對不起...請妳原諒.....」道歉有什麼用?
如果這世間的感覺能用道歉兩個字就說清楚的話,那不就天下太平了嗎?
諾雷德的國王和我道歉,真希望現在有狗仔把這畫面為她而留


主動選擇了退步的我
「離開吧!」看他離去的背影,那個不再是只會嘻笑的德老了
原來畢業前的那晚,他看著我走進房子裡的背影,會那麼的痛........



網路上
「諾雷德」變成越來越熱門的關鍵字
德老回到了自己的國度
不論新聞報導還是結婚的訊息
都深深的影響著我,每天除了上班
就是環顧客廳、在沙潑上抱著雙腳發呆、站在房門口、躲在大門邊
甚至坐在他曾坐過的位子上
不斷的持續這個狀況,這樣一連過了好幾天
「萌!?」丫強的聲音讓自己回了神
「怎麼了?」
「妳…不要再為了他失神了」丫強滿滿的關懷好刺眼
「沒、沒有呀」我低著頭看著訂房資料

「梅姐叫我們去支援餐廳那裡!」我瞄了丫強一眼
他看著我的表 情,像是要把我的心挖出來一樣,很嚴肅
「我知道了」還是不要碰到丫強吧

大廳裡是一對新人
這個婚宴辦的蠻大的,把一樓的桌都訂滿了
我顧的是主桌,那個新娘很漂亮,但對於我來說這是個諷刺的畫面
丫強在遠方看著我,我避開了,逼自己真心的祝福眼前這對新人



笑臉開懷的新娘子這時笑容停止「林菁萌?」她看著我
使得主桌的人也都望著我
「請問妳是?」我不記得有認識這樣的美女吧?
新娘又笑了出來,她的笑真的好甜好甜,很濃的幸福說「不記得我嘍?」看著她招呼其他的人先吃
然後把自己拉到旁邊
「妳和德老....」這大大的眼睛...
又問德老「我們沒有關係!」
「那麼急著否認,沒關係才怪」
是怎樣?這事是傳到全世界了嗎?「妳到底是?」我用狐疑的眼光看她
「真沒意思!我是那個恰北北的風紀啦!」
「真的假的?」
她笑的更開心了,眼前的她像是換了一個人
「妳變的好漂亮...」和當初的兇兇的樣子一點也不一樣

「萌,上班偷懶唷...」丫強拿著準備要上的菜走過我身邊
「抱歉唷!我有事要找這個服務生!」風紀很禮貌的回他話
丫強只好送菜上去,我們看著他,風紀問了我「萌,你猜丫強會猜的出是我嗎?」
「肯定不會!」我賭定
「哈哈~~連德老都看不出來是我了」這個名字為什麼又出現了?
「德…德老?」難不成他們有聯絡?
她拍拍我的肩「失戀了就再找下一段戀愛嘍!」我低頭
丫強這時又走了回來,手上多了幾個空盤,風紀叫住了他「丫強!」



丫強差點沒跌倒,他硬生生轉頭「小姐!是妳叫我?」
看著他們互相打量,我忍不住笑了出來,我想這是我這幾天第一次笑吧
「你忘記我了?」
丫強皺眉「我應該要認識妳嗎?」
只見風紀兇狠狠的、手叉腰「這樣還不知道我是誰?」
我看見丫強大大的張著嘴巴,像快掉到了地板,我實在忍不住笑了
「妳是那個恰北北男人婆風紀?」
「是呀」
「妳也變太多了吧?」那被大紅禮服包裏住的是窈窕的身材、引人遐想
本來還要聊的,因為有人叫服務生,丫強就跑開了
「妳笑了!」
「是啊!謝謝妳,祝你幸福」現在的我是真心的祝福了


風紀先看了主桌一眼,轉頭吐了口氣
「不要謝我,老實說我根本沒有錢,把晚宴辦在這種地方,我和我老公都只是小小職員」
「哪…怎麼?」
「妳還是謝謝德老吧!為了換得妳的一個笑,他安排了今天的婚宴」
我身體失去了重心,這又是他設的局?
這算什麼?算什麼?「萌,妳別哭,我答應他要讓妳笑的」

我搖頭,任憑淚落溼我的衣裳,她想到每個晚上自己一定要拿著那張照片
才睡的著,想到自己每次都會刻意走過那間他們去過的星巴客




怎麼辦?德老......
我好想你.....


丫強、風紀要我去廁所洗把臉,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到了廁所,卻只是在鏡子前看著自己,過了好久............
我又走出了廁所
這時經過有兩個女生,走進這條走廊
「妳知道嗎?那個諾雷德的國王…他真的要結婚了啦!」
『他很帥耶,不知道女伴長的優不優?』
「哈哈…比妳漂亮就好了」
『喂.....』
「反正後天就可以看到了呀,我相信一定是個大美女!」
『對吼!後天會時狀轉播那裡的婚禮』
「一定比咱們台灣首富的婚禮還榮重,哈......」


後天....結...婚?
眼前忽然變成一片黑暗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