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接案/各式平面設計 ♡
♡ 本站為布袋戲活動 ♡

日誌更新請點往
http://pnkama.pixnet.net/blog
  • 601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0

    追蹤人氣

洛藍(第五章)

*接繼第四章……* 坐在滿山滿谷的花海中,藍沉醉其中 其實這整坐山谷都是她家的範圍 她以地為床,以花為被 浩大的居地卻獨獨她與空氣悄悄的對談 天生俱有可以與動植物對話的能力 (只要手碰上便可知道動植物們的心聲) 她並不了解為何… 是誰帶她來這…沒有人卻有合身的衣物、書藉 花朵們也盡說"她"是第一個來此住的人 直到他的出現 第一次谷裡出現一名俊俏的男生 藍從花海中坐了起來發現自已莫名奇妙的想起那天 他們坐在湖邊聊的一切 藍搖搖頭「我想這些幹嘛?」 起身,藍卻漸漸走向那天的湖畔 洛子商正要落地之際發現緩緩走過來的藍 心念一轉 打算先不要現身,但殊不知… 走著的藍經樹草們的通知 快一步知道了~ 她展現她輕功直定定的停洛子商前「想嚇我呀?哈」 兩個一起躍下「這樣也被你發現」 那當然!「你不會又和你師父吵架了吧?」這個傢伙… 「非也」 「那你怎麼會來?」不會來找我算帳吧?~ 「我只是路過」洛子商口是心非的說… 兩個人又在湖畔邊開心的聊了起來 一點也沒有是剛認識人的陌生 似乎這個感情是好幾百年前就契合的 「好奇怪喔,老是抱著劍你手不會酸喔」藍學他抱劍的樣子 「還好」想到上次的情況,總不能告訴是因為她吧? 「你的劍可以借我看嗎?~」 「不行!」刀劍無眼,要是傷到妳怎麼辦呀? 沒想到洛子商拒絕的那麼快的藍,頓時像被潑了冰水一樣 洛子商看在眼裡,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把玉籬劍遞到她的眼前 「拿去看吧!」 沒想到藍推開「不用了,沒關係」接著她起身看著洛子商 「我們去裡面坐吧!」 洛子商抱著劍,她生氣了? 藍帶著洛子商進入那個只屬於自已的世界 洛子商也許從小和老師住慣了 忽然進來了這個女生的天地,他發現 這裡的美真的不是嘴巴上可以說的明白的 風景比步雲涯、比狐獨鋒更為美麗 從小就一個人嗎? 他複雜的看著藍的背影 這個環境一看就知道為經過人為的修建 那個人又是誰? 「你想要喝什麼?」 「不用忙…我不渴…」 藍也坐了下來,這是藍喜歡的搖椅 「洛子商呀,外面的世界好玩嗎?」 洛子商也看著她「妳想去外面,在這裡不好嗎?」外面的世界不是妳一個人應付的來的… 「有時候太習慣,也是一種厭煩」 「哈!那妳有自已離開這裡過嗎?」 藍搖搖頭「沒有…」 洛子商定定的看著她,那我就幫朋友幫到底 「我們去玩好了,我帶妳去玩」 藍的臉上又出現了美麗的笑容「玩?哪裡呀?」 「不過我得先回去和師父說一聲…」洛子商不明白,自已一向討厭把事情往自已身上攔的…這次怎麼…?? 一個聲音打斷他的思考「我陪你去!」藍想認識一下,他那口中的師父是個怎麼樣的人… 回到步雲涯… 「洛子商,你就住這裡喔?」 「恩」 藍被洛子商帶到涼庭下,她坐了下來,不停的望向四周「洛子商,我喜歡這裡的清新自然,還有一種特別的自得感…」 「妳先在這裡,我去找我師父」那傢伙又跑去哪裡了 可能又跑去"哈茶"了 見他離開 藍一個人起身四處走走,這就是他平常的住處嗎? 沒有美麗的花、沒有四處飄動的花香…… 正當她的手要撫上這處的草兒們時 憶秋年正一步步的走回來 藍看著他,完全是洛子商和她說的樣子 「憶秋年師父你好~」藍忽然一躍到他的面前 憶秋年眉頭皺了起來「不敢!不敢!不過妳是?我應該不是妳師父…」 「我是洛子商的朋友,你是他師父不是嗎?」 商兒的朋友?怎麼沒聽他說過? 藍的臉上表現出對他的滿滿好奇「我可以也叫你師父嗎?~」 「呃…可以!」憶秋年不太明白,但她給他一個很好的印象 「哇~藍有師父了耶~^^」藍扶著憶秋年到涼庭下 「憶師父渴嗎?」見他搖搖頭,藍自言自語了起來「怎麼你們師徒兩個人都不渴呀?」 「娃兒,妳叫什麼?」商兒的朋友嗎…… 「我叫藍!」 「那你和洛子商怎麼認識的?」 「我們就……」 忽然洛子商出現… 「師尊,你回來了?」 藍因為被洛子商打斷,定定的看著他 憶秋年看見商兒似乎想極力的隱藏什麼的樣子 「商兒,這位是?」 「你剛剛不是己經問過了,還問?」這個人又抓到我的耙子了… 「你都不說,害我沒得招待她」 「不用!」少來,明明心機很重= = 「這怎麼可以,不行不行…」起身就要帶藍去外面 洛子商把藍拉著「不用你廢心」 藍見兩個人拉來拉去的,不小心笑了出來 果然和子商說的一樣 「妳笑什麼?」兩個人幾乎在同一瞬間問出這句話 更惹來藍的笑聲不斷 「臭老頭,不要學我」 「你才是,不要學我」 「你們兩個不要鬧了~~」藍讓兩個人都坐下 她看向子商,子商才要開口… 只見憶秋年看著藍「娃兒,在步雲涯做客幾日吧!」 藍笑了笑「可以嗎?」 「可以!可以!」能夠看到商兒臉上多出那麼多表情…當然可以 兩個人的融洽程度真的不是洛子商可以預想到的 他真的不知道自已到底是帶回了什麼… 讓步雲涯變的活潑了起來 這樣的日子過了快半年… 藍依舊常受邀去步雲涯做客 「子商,你在幹嘛呀?」藍出現在子商身後 「沒什麼」 「憶師父呢?」 「藍,他又沒教武功,為什麼你要叫他師父?」 「沒有為什麼呀?因為你也叫他師父呀」 洛子商楞住 「你怎麼了?」 「沒有」 「喔!在這裡的生活真的很有趣呢,在憂心谷的我,就像一個被封閉的人一樣,可是在這裡不一樣,有你、有憶師父,讓我過的很開心」 她無心的話打入洛子商的心中 他為了讓自已可以武藝能更上一層樓 答應那老頭要閉關,那個時間就快到了 到時候藍…怎麼辦? 「子商,你有煩心的事喔?」 「沒有,妳多想了」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皺眉頭…」那是藍不喜歡的表情,打從一開始見到他的時候就不喜歡 「沒什麼…」 晚上等待藍入睡 洛子商跑去憶秋年的臥房內 「商兒,你睡不著來找我不太對吧?」 你以為我想嗎?「我是想問你:什麼時候會叫她走?」 憶秋年看著他「有些事,我等你開口」 「你!」 「為師真的很難得見到,你與一個人那麼交心」 說什麼肉麻的話,害我不知道怎麼接「……」 「這些日子真的是難得呀!哈哈」憶秋年自顧的睡了… 「一定要把難題丟給我嗎?虧你還是我師父…」 洛子商輕聲的走出這個房間 憶秋年這時才睜開眼 他想到這些日子裡 商兒的種種用心,他發現,商兒己經長大了 不再是那個讓人擔心的孩子 他已經會保護自已、保護她… 商兒呀…扯上感情為師也幫不了你呀! 只希望娃兒知道你的用心,知道你對她滿滿的心意 時間,一天一天的逼近 這天洛子商清晨就起來舞劍 藍被舞劍聲給吵醒了 從窗外看去 她發現子商變了,己經退去那可愛的感覺 是個有魅力的俊男了呢! 看著他舞劍,讓她想起那天和師父的對話 「娃兒,妳覺得子商的武藝如何?」 「我想,進步的空間很大」 憶秋年大笑,原來這娃兒也不是都不懂 「師父笑什麼呀」 「沒、沒什麼」 「我打算把自身的一些功夫傳給子商,讓他可以變的更強」 藍想想了後說「師父,你可能不用那麼費心,因為子商不會接受的」 「喔?妳怎麼知道?」 「子商對於自已很要求,不是自已的他才不會要…」 「妳真的比我還了解他了…」 「不!面對子商,我了解的還不夠…」 不夠…因為我還是不能解開子商那眉間的悶意… 藍下床,在門前看著子商 臉上的笑容慢慢的失去 因手碰上的樹告訴了她昨晚他和師父的對話 原來、原來師父在暗示的是這個… 原來子商在擔心的是她… 首次的傷心、心疼、難過,讓她不能接受眼前由黑暗取代… 洛子商練完劍已經不知道是多久過後了 正當他經過她的房門 「藍?妳怎麼了?醒醒…」藍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 洛子商手忙腳亂的把她抬上了床 用最快的速度不管憶秋年在做什麼 拉了他就往藍的房間又跑去 「洛兄弟,你又怎麼了…沒看到我在下棋嗎?」 忽然停下來,撞上洛子商的背 「洛兄,你是怎麼了?又忽然停下來,痛死我了…」 洛子商拉著他的手 「師父,你快去看藍…」洛子商的臉上焦急不己 憶秋年步入藍的房內,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藍 「子商,她怎麼了?」 「……」洛子商搖頭,我也不知道… 「你是不是對她說什麼?」 「我練完劍,她倒在門外」 「你顧著她,我去找人來看看」言訖,憶秋年咻的一聲不見 洛子商很擔心她…握著她的手「妳可千萬別有事」 藍這個時候緩緩的睜開眼 「藍?妳有沒有怎樣?」 藍笑笑「沒事」 「真的嗎?」 「真的…你可以去倒杯水來給我喝嗎?」 洛子商點頭,起身去倒水…… 藍接著也爬起來 手一揮一封藍色的信完成 我該離開嗎? 藍好猶豫,可是我帶給子商太多的麻煩了… 聽到有人走近的聲音她立刻躺回去 「好了…好了…別拉了」舒石公被憶秋年很"客氣"的給拉來了 「好友,你幫她看看」 看見藍,舒石公驚豔「好友你…」 「喂喂…我可沒有你別亂想」少來讓風有誤會我的機會= = 藍睜著眼看著這兩個人 「師父,我沒事…」 「沒關係,妳忽然昏倒,我叫他看看而已不用心急」 舒石公幫她看了看「好像是什麼事情刺激到她…」 洛子商這時候回來了 「商兒,這是你的朋友?」 「恩」 憶秋年交待道「子商,你先照顧她」 兩個老的退出房門… 舒石公打趣的看向房內「好友,這位姑娘…很特別」 「怎麼說?」 「我有什麼必要告訴你?哈!我偏不告訴你」舒石公咻的一聲離開了 而憶秋年只得回他的棋盤上 房裡的兩個人 「子商,我嚇到你了吧?」吃吃的笑著,她要留給子商快樂的記憶 「恩」 「子商,我沒事情啦!放心」 「恩」 「子商……」 洛子商忽然打斷她「好了!先休息有事起來再說」 話在口中,藍開不了口 聽他的話閉上了眼 「藍,下次你身體不舒服,一定要說知道嗎?」 洛子商靜靜的陪著她 藍閉上眼也靜靜的感受他 「子商,你心裡有很重視的人嗎?」藍沒有張開眼,很輕聲的問 「有」 「那藍能是你重視的人之一嗎?」 洛子商不明白她怎麼了…她是發現了什麼嗎?「……」 沒有聽到她要的答案 藍心痛的感覺又浮上來了 就在藍即將睡去的前一秒,洛子商才開口 「妳知道嗎?我最重視的人就是妳,等我出關我會去找妳…」 看著熟睡的藍,他苦笑 這句話他到什麼時候才可以親口對她說? 昱日 「老頭,你給我起來」洛子商惡狠狠的把他一把從床上抓起來 「洛子商,你是又怎麼了?」睡的好好的你… 「藍呢?」 「你找人不會去她房裡找嗎?來找我幹嘛?」我又不是老牛吃嫩草 「她不在房裡」 憶秋年嚇到「不在?」這……難怪他的徒兒火氣那麼大 兩個人把步雲涯找的都快翻了 就是沒有找到藍 洛子商飛也似的來到憂心谷 但,湖不見了…整個像是記憶裡的一段錯誤一樣 他不相信、不相信! 瞬間的回到步雲崖 憶秋年看著自已的徒兒,娃兒怎麼會突然消失? 天空中一隻白色的老鷹俯下 把一封藍色的信交到洛子商的手上 『 子商:不要找我,謝謝你給我那麼多的快樂… 原諒我的不告而別,我不會變成你的包袱,藍等你順利出關 』 被她知道了…… 憶秋年微微笑著,娃兒你選擇的方法太特別了.... ****待續**** 又是藍的跋(瘋言瘋語5…) 這次的文章 真的拖了好一陣子了 從二月回來欠到現在的文章 不過今天終於打好了… 藍的友人說 怎麼打起來好像藍在和洛哥交往 哈哈~~這代表藍的文筆有進步嗎? by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